黑暗騎士


將暢銷漫畫改編為電影,始自1978年由克里斯多夫李維演出的『超人』,迄今已有三十年整的歷史。由於『超人』的成功,三十年間陸續改編自其他漫畫的電影更是隨著電腦繪圖設計等軟體的更新而有令人愈來愈驚豔的發展。可是極多數這樣的類型電影,讓我們在看完後除了耳暈目眩於那些歎為觀止的電腦特效後,劇情內容實在不會留給人多少思考空間。直到導演Christopher Nolan最新的『黑暗騎士』,他在片中呈現的黑白兩道並非僅是正義與邪惡那樣壁壘分明的單純,而是有著一個區塊相當巨大的灰色地帶。對一部全長”僅有”2小時又32分鐘的動作片來講,它其實除了表象上要敘述的劇情之外還蘊含了更多讓人需要細咀慢嚼才能領會的況味。一個好的導演和編劇總能在原本平凡無奇的故事骨架上建構出更充足的肌理與生命,甚至提供更多意在言外的問題讓人深思反省。導演克里斯多夫正是這樣的人,他與他的弟弟強納森自2000年起開始合作編寫劇本〈註一〉,以『黑暗騎士』散發出懾人的魄力來看,更讓過往那些同類型的電影相形之下,未免顯得太小兒科了。


距離上一回我們觀看影片,最讓人深刻印象的惡人是誰?我的記憶裡是『黑金企業』裡丹尼爾戴路易演的Plainview,但這部片叫好不叫座,所以他的惡並不全民皆知。既叫好又叫座且讓人為之膽寒的〈拍謝,這是我個人心目排行榜〉,『終極警探』首集中的惡徒漢斯、『沉默羔羊』中的漢尼柏雷克托醫生絕對可記為品味好格調高的惡人榜上前十名。而今年,『黑暗騎士』裡的小丑可是以石破天驚的氣勢狠狠地把所有人都震撼到了。相對於1989年在提姆波頓執導的『蝙蝠俠』中飾演小丑的傑克尼可遜,希斯萊傑一頭油膩的亂髮、臉上斑剝紛亂的黑白紅油彩配上桀桀的怪笑聲和冷酷無情的目光,只有更令人不寒而慄。


有朋友反應 - 『黑暗騎士』中的蝙蝠俠遇到小丑時的應變能力太弱,幾乎都是一面倒的勢態;並且編導好像對小丑情有獨鍾,將這角色能發揮的情節與台詞編得格外傳神。但我們別忘了,『開戰時刻』中的蝙蝠俠仍在學習摸索的啟蒙階段,進入『黑暗騎士』後才開始漸趨成熟希冀以自己的力量整頓腐化的城市。克里斯多夫也不諱言,他原就打算在片中以小丑的陰暗面為主軸去映照蝙蝠俠努力想揭開的黎明曙光。在編導的詮釋下,小丑、黑幫大老甚至棄明投暗的雙面人都有了比壞胚子表象更複雜的心態,編導並且通過各個角色的台詞對社會現實提供批判的問題。例如蝙蝠俠這樣的正義英雄人物,總是一再地打破常規意欲除惡務盡到不留餘地。還好老好阿福語重心長地點醒他「狗急跳牆」,把惡人逼到底,人家索性一不作二不休整個豁出去跟你拼啦!克里斯多夫在面對媒體訪談時也說起他的這段編寫或多或少都有點針對當前美國政治的窘境〈不曉得布希若有機會看影片時,會否檢討一下和賓拉登的關係呢?〉而言。在為數眾多的著名漫畫英雄人物中,美國向來都自詡為【超人】莫屬。然而美國以外的國家〈尤其敵人〉其實都認為【蝙蝠俠】更代表美國,因為蝙蝠俠和我們一樣都是有著各樣缺點的血肉之軀,許多時候他更是憑著血氣加上代天行道的口號強行不該為、不可為的事。以致那些被蝙蝠俠歸類為毒瘤般的壞人勢必更要以打垮蝙蝠俠為目標,因為在他們眼中的蝙蝠俠可是有和他們一樣的弱點卻更驕傲且自以為是。


『黑暗騎士』中的小丑個性既直接又複雜,著實難以傳譯,但希斯萊傑的表現完全不多讓於他的前輩傑克尼可遜,尤有甚者,希斯對小丑的詮釋恐怕更成絕響。小丑認為他跟蝙蝠俠根本是一體兩面的人物,又或者,套句政治話語來說只是”各自表述”罷了。也有可能在小丑內心深處,他認為蝙蝠俠是自己的另一個化身,因為即使他處處與蝙蝠俠為敵,吶喊著「殺了蝙蝠俠!」,可當倆人面對面時,他可是挺推崇蝙蝠俠並視之為可敬的對手呢!在蝙蝠俠漫畫中,小丑是諸多敵人中最難預測的一個。究竟是怎樣的家庭背景造成小丑如此一個充滿強烈自戕毀滅型的個性,據我手邊DC出版的漫畫人物百科全書也語焉不詳;連他在片中對於自己的身世、外貌形成的交代,簡直也是見鬼說鬼話,無一相同。在我感覺中,傑克尼可遜飾演的小丑固然經典〈他就算不畫上大紅嘴唇,臉上不也常帶著那種詭異的笑容嗎?〉,但希斯萊傑演繹的小丑卻更像洋蔥般隨著劇情可有不同層次的剝除。片中有一場戲,當小丑被暫押於警局裡的拘禁室時,市長來慰問所有辛苦一晚的警員並且宣佈葛登〈蓋瑞歐曼飾演〉升任為局長時,鏡頭焦距投向監欄內的小丑森然露出一抹淺笑陰鶩地慢慢鼓掌,又是一個使人起雞皮疙瘩的眼神。據說這場戲後,歐曼過去跟萊傑說:『你剛那個表情讓我想起【發條桔子】裡的Alex耶!』萊傑很高興地說:『可不是麼?!我就是從那片中得來的靈感啊!』


至於由原來白馬王子般的檢察官Harvey Dent〈亞倫艾克哈特飾演〉轉變為陰晴不定的雙面人,在片中對他因遭變故致使性情丕變的角色著墨不夠深刻,雖然可惜卻也是意料中事,畢竟『黑暗騎士』這一集鎖定的主要歹角還是在小丑身上。如果哪天克里斯多夫願意以雙面人做為主角而編戲,真希望能由蓋皮爾斯來演繹,因為雙面人在正邪兩面的矛盾衝突點上,絕不亞於小丑扭曲的人格變化。蓋皮爾斯亦正亦邪的可塑性高,想來若是由他重新詮釋雙面人〈前提還是要由喜歡做心理分析的諾蘭兄弟檔來寫劇本吧〉或許又有浪頭蓋過亞倫艾克哈特和湯米李瓊斯的局面也說不定。
電影中善惡相爭、正邪衝突的場面,由於要營造戲劇效果,我們總是較記得反派角色帶來的震憾度;即使英雄們發揮了不屈不撓的堅韌勇氣,很多時候我們似乎還嫌人家不夠智勇雙全。但真正的勇氣並非蠻勇,而在於了解自己的弱點和劣勢下仍願意為自己的信念背水一戰。但顯然地,這種勇氣在『黑暗騎士』裡,蝙蝠俠和小丑都同時俱備,也之所以小丑對蝙蝠俠說:『You complete me.』也因此我們在看完『黑暗騎士』後,雖然不致於對小丑寄予同情〈除非你也有勇氣承認自己和小丑一樣邪惡〉,至少讓我們多想想:是不是很多時候我們自己嚴苛地訂下所謂正義的準繩,而忘了寬恕愛人以德甚至可以捨己的憐憫心呢?〈兩船中的囚犯大哥不就很勇敢絕決地把引爆器丟海裡去,省得另外那些表面的”仁人君子”為難嗎?〉


這部影片以勢如破竹的氣勢磅礡上映,且仍在口耳相傳的好評下持續破票房記錄。這麼多精彩的角色、如許複雜的心性轉變、留給人更多意猶未盡想討論的問題。我總懷疑其實克里斯多夫還保留許多片段,礙於片商所以不得不割愛剪輯。什麼時候可以出現導演的uncut完整版本,讓我們在看完之後心中那片缺口再無遺憾呢?


《註一》克里斯多夫諾蘭與其弟強納森合編的劇本:
2000年『記憶拼圖』(Memento)
2006年『頂尖對決』(The Pretige)
2009年將上映『暫譯: 魔鬼終結者之救世主』(Terminator Salvation)



[本日誌由 秋水 於 2008-08-22 10:15 PM 編輯]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 '引用通告地址: http://109.ois.idv.tw/trackback.asp?tbID=108 '*******************************************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5251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