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蛋訓練結業與後記~

話說距離海蛋上過第一堂訓練課之後已經一個半月.
某天喬安娜電話來了:[嘿!海蛋近來好嗎?該上第二堂課囉!]
我很高興地對海蛋說:[你那彪悍的女友又要來看你了耶!]
海蛋歪著腦袋聳聳肩,轉頭繼續與牠的大骨頭奮戰,一付『誰鳥她啊?』的德性.
我咬咬牙,沒關係…告狀在後頭哪! 咱們走著瞧. 
  晚餐時間過後,當喬安娜準七點來按門鈴,我早在門後拉著海蛋,語出威脅地恐嚇牠:[你給我表現良好點,我要是挨罵,對你也沒好處,哼!]
  海蛋似懂非懂地瞄了我一眼,開了門後,本來蓄勢待發地海蛋愣了一下,鼻子東嗅西聞,尾巴又開始三百六十度打轉起來:[喲!是妳唷?]牠開始保持點距離.
喬安娜也頗開心地:[哇!長這麼大了.] 唉~~那當然,我的肉都長到狗身上去了咩!
喬安娜重複了幾次她在第一堂課所教過的幾個口令,甚感滿意地笑了.
  [不錯不錯,看來你倆都很認真地在學習,大有進步.]她說.
  然後喬安娜問我可還有碰到什麼難以管教的問題.
 [嗯..牠還是會咬我和咬地毯,雖然比起上課前的慘狀好多了.]我說.
 [妳有沒帶牠出門散步運動?]
 [耶?沒有呢!]
 [那就對了..]喬安娜不以為然地搖頭:[因為牠運動量不夠啊!要記得: 很累的狗才會是好狗.妳一定得把牠操得很累,牠才沒精力搗蛋.]   
 那個我記得很清楚啦!>< 只是主人總是比狗累啊! 開什麼玩笑? 牠成天在家裡吃喝飽了, 睡睡飽了又尿又便又玩耍,主人卻要上課開車做家事還得陪狗玩耍,我寧可和牠角色互換好嗎?
 [早晚起碼蹓牠各20分鐘.]喬安娜絕決地說:[今天要上的課就是教妳如何蹓牠.] 
  那天晚上雖然沒有下雪,不過外面氣溫大約是零下5~6度,寒風颼颼. 蹓狗? 我打心底顫抖起來.
[戴上妳的手套吧,很冷唷!]喬安娜好心地提醒我.
太麻煩了…手套不知塞在哪裡,懶得找. 我死鴨子硬嘴直說絕對沒問題. 反正我不就是跟在後面觀摩就行了嗎?

  一出門,海蛋就像姥姥逛大觀園,東幌西跳地,牠大約完全不明白世界上有種直線進行這碼事,一意孤行只想走
『之』字形寫大字.
  
   喬安娜的個頭只到我肩膀,又瘦又小,不過力氣可真大;無論海蛋怎樣東竄西拐,她總是有辦法把牠糾正回來.
 [妳不是左撇子吧?] 我搖頭.
 [那妳右手掌要繞著繩頭牽好,左手抓緊牠脖子部位的繩子控制方向,無論如何都要保持著讓牠走在妳的左前方.]喬安娜很威風地示範著.

  嗯…別家的草地永遠比較綠. 海蛋這傢伙完全不懂[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每隔三四棟房子就在人家草地上尿一泡.
  走了10分鐘,喬安娜把帶子交給我:[妳來試試.]
  這混蛋很不給面子,一見到換手是我,馬上三兩步跳了起來,轉頭看我:[怎麼樣?換我蹓妳啦!]我被海蛋拖著跑了50幾公尺,還差點掉了一隻球鞋,哇咧!
 [一…一定…要每天這樣運動蹓牠嗎?]我的臉已經像在冷凍箱冰過的果凍,舌頭打顫,顏面神經凍到痲庳不覺,更甭提手上牽著的繩子因乾冷的低溫僵得像枯枝一樣
 [這是一定要的.何況鬆獅原就是運動量需求很大的狗,妳要讓牠有足夠的運動才行.]
就在我們一路拔河拉距戰中,終於走完那趟路程,回到家真是人狗具疲.
   喬安娜顯然對於海蛋的表現十分滿意,只是一再叮囑我要按她的教課不斷練習.
 [那什麼時候才能教牠跳火圈…呃不…握手或兩腳站立呢?]我問.
 喬安娜大笑:[哎呀!那是再簡單不過的把戲了.只要妳能應付熟練這些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要牠坐牠絕不敢站,要牠臥倒牠絕不坐著的動作後,剩下那些都很容易教學啦!]
  是嗎? 但眼看著那個春天還要很久以後才會來呢!
------------------------------- 
- 後記 -
  海蛋的第二堂課結束後的幾天,我很認命並聽話地開始每天早晚兩次蹓狗運動. 明明是直線進行的路,牠非要把它走得像穿過高山峻嶺一樣困難. 有好幾次我就被臭海蛋拐到摔倒在馬路上,還好行經住宅區的車輛並不多,否則人狗兩條命都不知要被卡車碾過多少回了.
  有天晚上我蹓著海蛋,經過一棟有鐵柵欄圍在左右的房子,一隻狗透過柵欄對我們狺狺而吠.
 [唷~~你的朋友啊?]我問海蛋. 海蛋一臉茫然,二愣子表情地往前走. 經過房子柵欄籬笆的另一角,還是那隻狗在猛吠.
 [看來牠很捨不得你走喔?]我繼續打趣海蛋.才走不到幾步路,陡然間兩隻狗一路狂叫且衝過來包圍我和海蛋.
  哇哩咧~~~我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再看…真遺憾我對狗種的認識還真貧乏,依稀彷彿看起來像是杜賓一類那種彪悍凶猛的狗,只是看體型好像還是幼犬,兩隻加起來差不多海蛋的身寬而已.
  海蛋也為這突如其來的傢伙給愣住了,牠任著那兩隻狗不停在牠身上嗅聞,雙方都在不停打轉,而我只好拼命繞繩子且定身站住不動.
  終於陌生狗的主人出現了,我有點生氣但還是保持風度地跟他說:[你家的狗沒有繫好繩子就這樣衝出來很嚇人耶!]
  誰知對方一語不發,連個道歉都沒有(幹嘛?難道是不諳英語的新東歐移民嗎?)
  他只是低著頭一直喝叫兩隻狗的名字,叫牠們跟他回去.不過很顯然地他家的狗也需要讓喬安娜好好上幾堂地獄訓練,因為兩隻狗對主人的喝令根本絲毫不聽,仍然圍著海蛋團團轉.
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好不容易那主人一手抱起一隻,另一手又ㄉㄧㄚ著另外一隻回去,我和海蛋才能繼續往前走.
  我拍拍海蛋的頭,大表讚許:[哇你真是太棒了!一點都沒怯場,很有大將之風唷!]
  海蛋面無表情地往前走,就在我猶仍陶醉在”我家的海蛋好英勇不屈….”的幻想中時,行進中的海蛋突然停了下來,搖搖大肚子,厥起肥臀,啊? 牠ㄘㄨㄚ`賽了!
  一時間我呆在那裡: ㄟ..ㄟ…海蛋你也太丟臉了吧? 哪知還不僅如此,再往前走過兩棟房子,牠又ㄘㄨㄚ`尿了…><
  尿完之後牠抬眼瞄瞄我,表情彷彿在說: 橫豎早晚都要屙要尿的嘛!妳管我ㄘㄨㄚ`在哪裡?切~~~

  那之後,我每次蹓海蛋時,都刻意遶過那兩隻熱情如火的狗的家. 不過就算我在經過時東張西望半天,再也沒見過柵欄裡的兩隻狗蹤. 海蛋也自得其樂地照舊一路樂善好施其尿去灌溉別人家的草地(於是眼睜睜看著我家後院的草地日漸荒蕪). 
                                      ~Decade~
                                      2003-1-1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 '引用通告地址: http://109.ois.idv.tw/trackback.asp?tbID=76 '*******************************************
Tags: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1897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