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人馬及其他




片名: 國王人馬 (All the King’s Men)
導演: 史蒂芬宅里安 (Steven Zaillian)
主演: 西恩潘 (Sean Penn)
裘洛德 (Jude Law)
凱特溫斯勒 (Kate Winslet)
安東尼霍普金斯 (Anthony Hopkins)
派翠西亞克拉森 (Patricia Clarkson)
詹姆斯甘道菲尼 (James Gandolfini)
馬克魯法洛 (Mark Ruffalo)


對於由小說改編成的電影,其爭議性總是比純創作劇本來得大些;特別是對那些改編自擁有相當的知名度並且深受好評的小說電影,它所引起的評論通常都很兩極化。書籍閱讀者多半不樂見自己喜愛的小說被改編成電影,畢竟在可以豐廣多變與細膩精準的文字去敘述書中無論人物或歷史或文化環境,都要比一部幾十分鐘便可簡潔完成敘述的電影來得複雜並深入許多。我聊算是個深度書籍閱讀份子,也算是個重度電影愛好者,而我還是不樂見自己喜愛的書被改編成電影。或許這算是種偏見。但如果從未讀過電影的改編原著則又不在此列。


我沒讀過勞伯潘華倫(Robert Penn Warren)於1947年榮獲普立茲獎的原著,也沒看過獲得194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原版『All The King’s Men』(當時片名譯為:『一代奸雄』)。直到前天才看了2006年重拍,由西恩潘等人演的『國王人馬』。而且因為喜歡所以連著看了兩遍。看完電影回頭再到網上搜尋有關這部片的影評,居然是毀多於譽。據紐約時報或一些專家娛樂影評所述,他們不喜歡新版電影是因認為「片子大大削弱原著裡一些角色的出現與台詞」;而台灣的一些影迷則認為電影內容過悶、對話冗長。對於前者批評,我很理解忠實讀者那種心之所愛故容不下絲毫改變的看法;而後者的批評,我只能認為因是台灣年輕的影迷對片中的歷史時代人物背景的不了解所致(這不是目前的通病嗎?)。


『國王人馬』以那位充滿熱情野心的政客威利史塔客(西恩潘飾演)為中心人物,由前記者後為幕僚身份的傑克柏登(裘德洛飾演)為之作傳口述其人故事。威利出身於美國南方的路易斯安納州中等農家,彼時美國正逢經濟大蕭條時期,威利滿懷熱情想要迎面挑戰無視人間疾苦的富有地主及世家大族,為眾多貧農爭取公共利益。傑克是學識背景良好的世家子弟,任職報館而因採訪關係認識了與他自身完全不同背景的威利,由於敬佩威利的理想主義而跟從他。威利充滿鼓動熱情的演說激起眾多勞工及窮人的殷切期望,以黑馬之姿當選了路易斯安納州州長。然而隨著權力疊起的高峰,也正是開始走向腐敗墮落的下坡。威利遭受暗殺的命運可說是咎由自取。
雖然沒有讀過原著,但我相信無論是1949年版或2006年版的電影,裡面的台詞對話應該有很大部份都出自小說原著。我還沒去找1949年的舊片『一代奸雄』來看,倒是從網上讀了『一代奸雄』的全部劇本;威利在片中對著群眾幾場口若懸河激昂熱烈的演說,基本上的更動並不多。只有些角色的戲份新舊片略有不同 – 比如威利身邊那位木訥寡言的保鑣和貼身秘書莎蒂的戲份在新片中都不如舊片多(或者這也是為什麼莎蒂的角色原屬意讓梅爾史翠普擔綱,後來卻換人的緣故)。


西恩潘是個認真的好演員,我覺得他在片中幾場演說的神情都很富煽動的戲劇效果;不單單是南方人的口音,自詡為鄉巴佬的身份背景所講的就是鄉巴佬愛聽的言辭(威利說:”你是個鄉巴佬。只有鄉巴佬本身才能自救,別人可沒法子。”)並且片中威利所講的一些台詞有些雙關語,如果台灣的觀眾僅是單純地想觀賞一部有關政治黑暗面的電影,很可惜地會錯過了解劇中角色個性的精髓。威利在輔助演說時的手勢也總讓我想起奧森威利斯的名片『大國民』(Citizen Kane)甚或希特勒的演說模樣。反觀起我們自電視新聞裡看到那些政治人物僵硬的神色一邊看稿一邊面無表情照本宣科的模樣,難怪民眾對政治人物傳講的內容多半聽而不聞啊!


裘德洛演的傑克的表現我覺得也恰如其份,不慍不火。雖然同樣抱著理想主義,但受過記者專業素養的訓練,他畢竟能盡量抽離英雄崇拜的眼光,以觀察者的廣角做為引領觀眾審視威利的器皿。當威利才初出矛廬時,他只喝帶有果粒的果汁(說是因為老婆不喜他飲酒)。隨著身份改變,嚐到權勢甜頭後,威利難免地開始享受醇酒美人了。反倒是從小含著銀匙長大的傑克後來在與自己初戀的情人安史丹登(凱特溫斯勒飾演)會面時,仿傚威利的舊習慣點了帶果粒的果汁,大有看盡紅塵而反樸歸真的意涵。


一般人咸信小說原著者勞伯潘華倫在創作威利史塔客這個角色,係以曾任路易斯安納州州長的休易隆 (Huey P. Long)為構思藍本。休易隆本身就是個極富傳奇色彩的政治人物,他確實出身貧農,但因好學不倦得以用辯言社的獎學金進入路易斯安納州立大學,卻又因繳不起昂貴的書籍費而休學。數年後休易隆又進入紐奧良的杜蘭大學法學院,而後以專為窮人對抗財團打官司而嶄露頭角。在他執業律師生涯中,最著名的就是與美國標準石油(Standard Oil)公司長期的爭抗。休易隆於1934年(美國經濟大蕭條末期)提出著名的【財富分享論】,主張大財團和公司應不吝將他們的盈利所得取出做為公共建設的基金,以造福更多的平民大眾。隨著【財富分享】論調而來的一句非常有名的座右銘,就是西恩潘演的威利在片中唱歌時所唱的那句:『每個人都是一個國王(Every Man a King)。』而休易隆的影子不單只是片中對人物的種種刻劃而已。甚至在片尾,當威利帶著保鑣進入電梯準備下樓,影片基色轉成黑白,鏡頭對著電梯漸漸下降,上下兩個樓層間的壁上有個人頭雕刻,那正是休易隆。


我一向喜歡對白多的電影,談話對白可以顯現角色個性的清楚性比動作或眼神來得更具體。或許這也是導演史蒂芬宅里安選擇這本被許為當代最好的政治型小說之一做為自己當導演的處女作的原因,因為史蒂芬宅里安自身便是以擅寫對白的編劇身份起家(註1)。這部『國王人馬』在美加地區都不受好評,我真覺得可惜。也說不定又是因為預告時的剪輯讓人又有了過度的想像,以為它是灑狗血赤裸裸直擊政治人物醜陋面的有色電影,結果發現竟是操著一口南方鄉巴佬口音、講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話題的電影,所以悶死一票興沖沖去看卻敗興而歸的觀眾群?!多少人會為了解電影中的人物而多研究一下時代歷史背景,再重新看一遍電影,再給予應有的評價?我很懷疑。不過,想當初奧森威利斯的『大國民』不也曾是金獎的遺珠嗎?那之後的數十年,『大國民』年年都在AFI百大經典名片五名內歷久不衰。『國王人馬』也許不夠好到擠進AFI百大排名,只是我個人小小心願,希望有天有人會回應:”啊,很有意思的電影呢!”於願已足。


註1:史蒂芬宅里安編劇電影如下 –
『雙面翻譯』The Interpreter (2005)
『紐約黑幫』Gangs of New York (2002)
『人魔』Hannibal (2001)
『法網邊緣』A Civil Action (1998) 
『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 (1996)
『迫切的危機』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1994)
『辛德勒名單』Schindler’s List (1993)
『睡人』Awakenings (1990)


[本日誌由 Decade137 於 2007-05-24 07:33 PM 編輯]
文章來自: 本站原創
'******************************************* '引用通告地址: http://109.ois.idv.tw/trackback.asp?tbID=94 '*******************************************
Tags:
評論: 0 | 引用: -15 | 查看次數: 29299
發表評論
你沒有權限發表留言!